えぐち なぎい\

许愿有生之年能磕到单箭头银灰

這種不會很好磕嗎(。
在商業關係中不知如何主動邁出超越的那一步,威風凜凜的喀蘭貿易之主也會像初戀情人一樣隱藏自己的心思、在博士因工作疲乏昏沉欲睡時才敢多扫上两眼。

得知博士喜歡毛絨生物後、特約了寵物店嘉賓小貓拜訪辦公室一日遊(?

這種凌然到腼腆欲拒還迎的感覺用在銀老板身上真是太妙了(…)

尤其適合開車

沒辦法抗拒、乖乖收起爪牙咬緊尾巴,因為初體驗而眼下染上紅暈,任由擺佈的那種狀態然後 *龍門黃腔*

干 真好磕

突如其來的一個黃腦洞 有機會就画
(為預防繁體障礙人員現解除*)
博  银  预  警




博士不为人知的隐藏能力:
[等价传感]

字面便可大体揣度它的含义、通过指尖所传达的动作,能够任意触摸到被标记目标身体的每一处角落。

“这个月的计划便到此为止,接下来是…”

话音的转落下沉,伴随而之的是握紧文件双手的颤抖。作为喀兰之主、或许很难得一见如此失态的模样。

“盟友…”

仿佛受到意外的刺激一样,堪堪绷紧的身姿再无法承受神经传达的压迫,喘着急促呼吸伏下腰单手肘支撑桌面。

而在这另一边的人,似是观赏什么美景般,欲笑不笑地将食指与中指一勾。那些“触碰”、到底是传递到了哪里,也不难想象了。

那位恶魔的吟笑声响起。

“怎么了?不快点继续的话,你只能拖延到接下来的会议上…”

“慢慢向我汇报了,恩希欧迪斯。”

“惩  罚  游  戏”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流博银博(。)